資訊|用電數據折射出經濟運行長期向好
發布日期:
2020-04-07
瀏覽次數:

3月25日零時起,湖北省除武漢市外16個地市州有序恢復對外交通,離鄂人員可憑湖北健康碼“綠碼”安全有序流動。當天下午,北京西站迎接了首批滯留湖北的800余名旅客。按下暫停鍵的湖北開始重啟。人員流動的同時,更多燈光亮起、更多機器轟鳴,源源不斷的電能加速流動。3月31日,湖北用電最大負荷達2306萬千瓦,為疫情發生以來首次同比正增長。同一天,國家電網有限公司27個省級電力調控中心數據顯示,國家電網供區內包括湖北在內的19個省級電網最大用電負荷超過去年同期;20個省級電網的單日用電量超過去年同期。用電數據正發揮“風向標”作用,直觀反映社會復工“進度條”的同時,也見證著我國經濟運行逐步回歸常態。


從用電量看經濟韌性

用電數據不僅能展現全社會復工復產的“整體情況”,也能反映“個體差異”。眾所周知,企業復工復產情況與行業類型、企業性質休戚相關。較勞動密集型行業而言,信息密集型、技術密集型行業更適合在疫情防控的狀態下復工復產。從不同行業的用電情況,就能直觀看出復工復產的“速度差”。

3月17日,國家發改委召開新聞發布會,披露發用電情況和復工復產情況——醫藥、電子行業用電量已恢復到正常水平的九成以上,鋼鐵、機械、紡織行業用電量恢復到正常水平的八成以上。而根據浙江的復工電力指數,浙江省金融業的復工復產速度要明顯快于工業、交通運輸業、倉儲和郵政業。復工電力指數由“每天有多少家企業已經復工復產”和“這些企業復工復產后的用電負荷是否恢復到正常水平”兩大內容組成,涵蓋信息傳輸軟件業、公共服務業、工業等國家規定的十大行業分類。在疫情防控期間,復工電力指數曾輔助蘇州市政府作出了“最大程度地集中有限力量到最需要的行業”的經濟決策。與此類似,用電數據顯示,江蘇省企業復工率最高的行業為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最低的是住宿餐飲業,其中住宿餐飲業復工率已持續20天為全行業最低。


從更大范圍看,情況又是如何?

數據顯示,3月以來,我國發用電量明顯回升。3月17日,全國全口徑發電量179億千瓦時,較2月底提高10.8%。各地都在加快復工復產。3月17日的新聞發布會披露,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除湖北外,復工率均已超過90%,其中浙江、江蘇、上海、山東、廣西、重慶等已接近100%。受疫情沖擊影響最大的中小企業和小微企業,也在陸續“恢復元氣”。

3月20日上午,浙江康誠菌業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里,兩條新引進的智能化設備全部開啟,120余名工人埋頭忙碌,流水線滿負荷運轉。該公司日用電量已達到春節前的1.1倍……無數這樣的中小企業就是經濟運行機體中的細胞,以自身的“蘇醒”帶動工業用電量回升,推動“重啟”。透過用電數據這個“放大鏡”,可以看到經濟運行正跑出加速度。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我國擁有雄厚的物質技術基礎和超大的規模市場優勢,為應對疫情影響提供了有力的支撐,具有強大供給能力、適應能力和修復能力?!霸谝幌盗袘獙Υ胧┑淖饔孟?,我國疫情擴散勢頭已經得到基本遏制,防控形勢逐步向好。這為經濟盡早恢復正常運行提供了有力支撐,企業家信心也正在逐步回穩?!?月17日,國家發改委綜合司副司長李慧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疫情確實對我國經濟運行帶來了明顯影響,但是疫情的沖擊是暫時性的、階段性的,我國經濟運行必將回歸常態。


“疫”后加快復蘇,“抵抗力”緣何增強?

疫情出現后,經濟活動短期大面積停頓,電力需求隨之明顯放緩。今年1~2月,全社會用電量累計10203億千瓦時,同比下降7.8%。其中,2月份全國全社會用電量4398億千瓦時,同比下降10.1%。同一時段,全國范圍卻有8省區用電量“逆市飄紅”,實現用電量正增長,其中云南、內蒙古、新疆的用電增速在5%左右。

近年來,我國分地區用電量增速總體上呈現“西高東低”的特點。從地區上看,1~2月,湖北、浙江、江蘇、廣東、上海等疫情相對嚴重的中東部地區用電量出現負增長,而“逆市飄紅”的8個西部省區用電量水平在全國名列前茅?!澳壳翱磥磉@一態勢還將繼續,預計今年年內,西部地區對用電量的貢獻率將繼續提高?!眹W能源院有關專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面對突發疫情給經濟增長和電力消費增長造成短期負面沖擊的基本事實,西部地區的用電量增長將起到一定程度的“緩沖”作用。3月下旬,±660千伏銀東直流輸電工程已全面恢復滿負荷從寧夏向山東送電。隨著浙江地區復工復產步伐加快,寧夏靈州換流站送電量也持續上升,1月23日至3月24日累計外送浙江58.82億千瓦時電量,較去年同期增長31.68%。寧夏其他電力外送通道的送電能力也均恢復到了疫情發生前的水平。寧夏電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馬小珍認為,這從側面反映出市場開始逐漸擺脫疫情影響,全社會生產生活正逐漸走上正軌。仔細分析行業用電量數據發現,還有更多“門道”。

以新疆為例。1~2月,新疆電網累計售電210.4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5.72%。如果從用電量統計口徑數據看,第一產業用電量占全行業用電量的1.1%,對總用電量增長影響極小。第二產業用電量超過全行業用電量的六成,卻出現了同比下降的現象。反觀對用電量增長貢獻最大的第三產業,用電量同比激增52%。其中,大數據和“云”相關的科技企業新增用電量16.84億千瓦時,拉高用電量增速9.26個百分點,成為支撐新疆電量迅猛增長的“主力部隊”。這與近年來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在新疆快速發展,大數據、云服務器等相關科技企業在新疆強勢布局的基本事實相符。成長中的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在疫情突襲之下,發揮出了“輕裝上陣”的獨特優勢。

從全國范圍看,這種優勢更加明顯。1~2月,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速高達27.3%,線上購物、辦公、教育“異軍突起”。同時,新興產業和裝備制造業用電增速高于制造業用電增速,其中服務業中的數據中心耗電量成倍增長。而根據我國互聯網數據中心預測,今年,數據中心耗電量將增至2962億千瓦時。伴隨“新基建”的加快推進,新興產業的用電量增長也有望持續提升。用電量結構的變化,折射出當下經濟運行的結構性變化。產業持續優化升級、新舊動能加速轉換,不僅能有效抵抗“黑天鵝”沖擊,更能在國際環境不確定因素增加的當下,給起伏震蕩的世界經濟注入力量——這也是我們能理直氣壯說出“疫情沖擊不改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大勢”的原因所在。


相關推薦